第083章 墨一航,便是那张王牌
书名: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:盛十九 本章字数:2279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1:31:34

就好似长久以来的委屈和悲凉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一般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向她,“姑娘,被家暴了啊?”

楚希悦顾不上回答,任由着体内的酸涩蔓延,而眼泪控制不住地簌簌滑落。

出租车司机又瞥了她一眼,“你得告诉我你去哪儿啊。”

闻言,楚希悦愣住,她要去哪儿?

见状,出租车司机急忙说道,“你不会没带钱吧?”

楚希悦抬手抹了抹脸上的泪痕,“对……不过,到了我会给你钱的。”

“那你去哪儿啊?”

楚希悦抿了抿干涩的薄唇,“去景田别墅区,A3—8。”

“得嘞。”

……

二十分钟后,出租车停在了景田别墅区,楚希悦推开车门下了车,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房子,她艰难地走上前按下门铃。

不一会儿,一个中年妇女小跑了出来,看到是她,脸色诧异,“大小姐,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?”

说着,她看着楚希悦被撞出血的额头,“你这……”

她急忙打开门,“快,你先进来。”

这时,别墅内走出来一个打扮得雍容华贵的女人,看到楚希悦,她的脸色微变了变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她看着楚希悦狼狈的模样,“你又惹火墨一航了?”

楚希悦看了眼还停在门口的出租车,转身对她说道,“妈,先帮我付一下车钱吧。”

闻言,她的母亲袁茹顿时双目圆瞪,扬高了的声音尖锐,“什么?你大半夜的跑回来,结果没带钱,还要我给你付车钱?”

说着,她强忍着怒火深吸了一口气,“楚希悦,你说,你是不是惹恼墨一航了?”

这时,出租车司机不耐烦地下了车看向楚希悦,“小姑娘,你不会想坐霸王车吧?住这么好的房子,还差我这几十块不成?”

佣人彭妈看了看两人,似是怕袁茹生气,踌躇了几分,但终究还是忍不住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百元现金,递给出租车司机,后者接过才骂骂咧咧的驱车离开。

袁茹瞪了她一眼,“彭妈,这个钱是你掏的,日后你找她还就是了,我楚家是绝对不会给她一分钱的!”

说着,她看向楚希悦,“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不中用的女儿?让你拿下墨一航,你是去了,结果呢,也没把你爸救出来,我让你去跟他结婚,为的就是你的枕边风能让他给你爸翻案,结果你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如今竟然大半夜的被赶回来了!”

说着,她咬了咬牙,“你是不是觉得我拼命保住了这房子,看起来咱们楚家还光鲜的很?但你知不知道,我在人前人后遭受了多少鄙视和唾弃?你以为每个月给那几个钱就能撑住整个家了吗?还不是得靠你弟弟!”

楚希悦冷冷地看着她身上的珠光宝气,“既然如此,以后我便不给了吧。”

闻言,袁茹顿时脸色铁青,扬起手便重重地落在了她的脸颊上,“你还敢顶嘴了是吧?等到你哪天把你爸救出来了,我便让你顶,但是在那之前,你给我安安分分地待在墨家!”

她的力道之大,足以让楚希悦的身体支撑不住地往后倒,随即跌坐在地上。

一旁的彭妈忍不住地出声道,“太太,大小姐受伤了。”

袁茹冷哼出声,“她死了才好!”

语毕,她转身走进了屋内,“彭妈,把她赶出去,别让我看着心烦!”

彭妈看向楚希悦,急忙将她扶起身,面露难色,“大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啊?怎么搞得这么狼狈呢?”

楚希悦的嘴角掠过一抹悲凉的弧度,“没事。”

“是墨先生打你了?”

楚希悦摇了摇头,随即抽出手,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。

彭妈担忧地看着她,“那你现在去哪儿?要不你跟太太好好说说,先在家住一晚再说吧,这么晚了,你又受了伤,多不安全啊。”

听着她担忧的语气,楚希悦顿住脚步看着她,“谢谢你,彭妈,你快进去吧,省得她又把气撒在你身上。”

是她错了,她又怎么能奢求这个家会是她的避港湾?

“可这……”彭妈于心不忍。

楚希悦转身走出别墅,脚踝处的疼痛感越发地剧烈,大概是因为先前踩那个酒醉男时过于用力,如今竟肿起来了。

而且她跑向路边的时候,光着脚踩在了玻璃上,如今脚底还在流着血,刺痛不已。

“嘶……”

她每走一步,脚底都穿来钻心的疼痛,终于支撑不住地跌坐在地,心内的绝望和悲凉又扩大了几分。

她抬首望着夜空,企图抑制住眼角的酸涩,她怎么把自己弄得这般狼狈呢?

从小到大,她在楚家便是小透明,在父母亲的眼里,永远只有她的弟弟楚风。

她努力地学习,想要用好成绩讨他们的欢心。可是却换来袁茹的白眼,女孩子家学习再好又有什么用?还不都是要围着男人转?

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她活得小心翼翼,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父母,就好似蝼蚁一般,在夹缝中求生。

再长大一些后,她出落得明艳动人,父亲楚杰便在心里打定了主义要将她培养成能勾人的妖精,好帮助他在商界攀上关系,壮大公司。

然而,她学不会那一套。

在她十六岁那年,楚杰便迫不及待地带着她去了夜场,把她送到了一个中年男人手上,可她吓得用酒瓶敲破了那人的头。

楚杰的生意固然谈崩了,父女两人也差点被送进了拘留所,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摆平。

后来回到了楚家,楚杰手上的鞭子一下又一下地落在她的身上,直到她遍体鳞伤,也没让他消气泄愤。

那一次,楚希悦几乎以为自己活不下来了。

后来,也算因祸得福,楚杰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打她的主意,生怕她又惹出事。

但是,楚希悦知道,他从未放弃过那样的想法,只是他还没遇上那张王牌罢了。

而墨一航,便是那张王牌。

那个夜晚,楚希悦在床上瑟瑟发抖,而被下了药无法自控的墨一航健硕的身躯压了上来,她哭得撕心裂肺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