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9章 你两岁就吃糖醋鱼了?
书名: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:盛十九 本章字数:2336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1:31:34

而今天盛十九提起家常味,倒是让他突然想亲自做一顿。

他的厨艺是从小母亲就教的,甚至青出于蓝胜于蓝。

“但是你亲自下厨,我有点惶恐。”

这可是反派大佬,她抱大腿的对象,怎么好意思吃人家亲自做的饭菜?

说不定会遭到下毒。

陆修臣自是不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,他瞥了眼桌上的大闸蟹,“你若是觉得惶恐,便去把它们洗了。”

盛十九一脸嫌弃地看着大闸蟹,“可是它们看起来挺凶悍的。”

“还能有你凶悍?”

盛十九确定,是没法好好说话了。

看在他下厨的份上,忍了。

就是……大闸蟹并不配合。

好不容易洗干净一只,盛十九一回头,旁边的袋子竟然空了?

蟹呢?!

再一看,竟然已经爬到了灶台的另外一边,有两只甚至掉在了地上,爬进了柜子底下。

盛十九心底一慌,下意识地喊道,“陆修臣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大闸蟹造反了……”

闻言,陆修臣转过身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忍不住咬了咬牙,“盛十九,你也是很能耐了。”

“怎么超市不给它们绑着脚啊?”盛十九几乎要哭出来了,急忙去捡,不料那蟹是真的凶悍,反脚就把她的手指钳住了,她的手指顿时传来一阵疼痛感,“呀……”

见状,陆修臣箭步上前,“别乱动。”

盛十九顿时大气都不敢出,看着他拿开大闸蟹的脚,解救了她的手指,紧接着三下五除二地把地上的那些捡起丢入池子里。

盛十九好奇地问道,“咦?它们怎么不钳你呢?”

“可能我人品好。”

“你是说我人品不好?”

“你自己说的。”

盛十九,“……”

罢了,看在他收拾了残局的份上,她又忍了,干脆心安理得地走出了厨房,来到客厅坐等吃。

她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旁柜子上的书,却看到柜子旁有一个相框。

照片上,是一个大慨二十来岁的女人,牵着一个看着五六岁的小男孩的手,照片的背景看似是某个公园。

而这像素看着似是很多年前的照片了,所以说,这个是陆修臣跟他的母亲?

就连这个相框都看着有些年头了,可能期间还损坏过,然后经过修复。

翻过相框的另外一面,上面一行娟秀的字:【祈求上苍,惟愿我儿易修臣平安健康。】

易修臣?

所以,陆修臣是被接回陆家后才改的姓氏么?

在小说里,作者虽然没有详细写陆修臣的身世,但也有几段情节提及过。

陆修臣十二岁时,他的母亲是因病过世,对他来说,是承受着巨大的打击。

而他的外婆已经年老,加上舅舅们一直以来就对他们母子嫌弃,她只好找到了陆家。

陆成恩这才知道自己在乡下竟然还有一个儿子,实际上,他早已忘了陆修臣的母亲易芸儿,更是忘记了当初的誓言。

他不知道的是,易芸儿找过他,可并没有找到。

直到后来生下陆修臣一年,她才得知陆成恩在深都城,她满怀欢喜地带着孩子去找他,却发现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宋俐云,并且两人已经结婚。

易芸儿悲痛欲绝,默默地带着孩子回到了乡下,就这样,母子俩相依为命,直到陆修臣十二岁那年,她终于撑不住地走了。

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孩子,自然是遭到了陆家的怀疑。

然而,经过亲子鉴定证实,他跟陆修臣的确是父子关系,这才将他接回了陆家。

从经历母亲骤然离世,再到被外婆家驱赶,被父亲怀疑,紧接着又来到了陌生的环境,面对宋俐云,面对并无感情的父亲。

这期间,陆修臣是怎么过来的?

想着,盛十九看向厨房内专心做菜的陆修臣,心内不期然地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。

她放下相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或许,陆修臣的冷漠和诡谲就是这么来的吧?

不一会儿,陆修臣将做好的饭菜端到餐厅桌上。

盛十九走上前,“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,话说,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菜的?”

没有回答。

盛十九拉开椅子坐下,“没想到陆氏集团的总裁竟然还会做菜……”

说着,她猛地抬首看向陆修臣,“你不会下了毒吧?”

依旧没有回答,甚至陆修臣盛了一碗饭已经开吃,一副懒得跟她一般见识的样子。

盛十九撇了撇嘴,眼底闪过一抹狡黠,“是砒霜还是敌敌畏?”

陆修臣终于顿住动作,抬眸定定地看着她,随即夹起一块排骨塞入她的嘴里。

盛十九顿时噤声,但是刚出锅的排骨还很烫,她顿时被烫得差点跳脚,好不容易才缓过来,“你想烫死我啊?”

“不,我只想堵住你的嘴,”陆修臣看着她跳脚的样子,一脸的嫌弃,“说你是仓鼠还不服。”

盛十九,“……”

不过还别说,真挺美味的。

想着,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放入嘴里,细嚼着发现,味道跟妈妈做的甚是相似。

每每这个时候,妈妈就会坐在对面笑意盈盈地看着她吃光糖醋鱼,嘴角露出满足而欣慰的笑容,“我们家十九怎么这么喜欢吃鱼呢?”

盛十九便会回道,“我只喜欢吃妈你做的鱼,剧组的盒饭即便有鱼也不好吃。”

“妈妈来这儿住,倒是把你的胃养刁了。”

回忆不期然地涌上脑海,盛十九顿觉眼角泛酸,嘴里的鱼的味道都变得酸涩。

瞥见她眼眶内的湿润,陆修臣眯了眯眼,“你不至于感动成这样吧?”

盛十九吸了吸鼻子,“才没有,你不是要显摆你的良心么,我吃得理所应当。”

陆修臣伸手抬起她的下颚,定定地看着她眸内的泪雾,“那哭什么?”

盛十九别过头,闷闷地说道,“就是……想我妈了,我妈做的糖醋鱼是全世界最好吃的。”

陆修臣脸上掠过一抹疑惑的表情,“你吃过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你两岁就吃糖醋鱼了?”

闻言,盛十九刚吃进去的饭顿住呛住,控制不住地咳了起来,良久才缓过气来。

见状,陆修臣眯了眯眼,“还是说,你不止一个妈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