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3章 你就这么怕死
书名: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:盛十九 本章字数:221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1:31:34

陆修臣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,忍不住失笑出声,“你就这么怕死?”

盛十九终究抑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,她就是怕死,这很明显好嘛?

“你别老拿我挡枪,我又不是过去伟大的革命战士,没这么高尚的情操,”盛十九没好气地说道,“还有,上次你家助理应该给了你我的录音笔吧?”

“给了。”

“那你该知道我是清白的,是被冤的了吧?”盛十九急忙说道,“你必须跟我道歉,还有你的属下,不能这么算了……”

“我没听。”陆修臣打断了她的话,好整以暇地说道。

盛十九,“……”

她能咬死他吗?!

就在她觉得体内的怒火就要翻涌而出的时候,休息室的门外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,“你就不怕你家那头母狮子找来?”

紧接着一道男人的声音传来,“她在花园那儿聊天呢,我这不是想你了嘛。”

盛十九听着声音越来越近,她下意识屏住呼吸,很显然,这就是对偷吃的主儿,要是发现她撞破了他们的奸情,岂不是要被灭口?

再者,要是对方看到她跟陆修臣两人在休息室内,指不定会怎么误会,到时候传出去,那还得了?

想着,她的双眸快速地扫了休息室一眼,看到一旁的柜子,她来不及多想便冲了上去,想了想不对,转身拉过陆修臣,后者狐疑地看着她,“做什么?”

盛十九把食指放在唇边,随即身子一低钻进了柜子里,压低了声音道,“别说话,快躲进来。”

陆修臣,“……”

盛十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一个使劲便将他拖了下来,后者正想要说什么,不料门外的两人已经一边紧拥着热吻一边走了进来。

他抑制住掐死盛十九的冲动钻了进去,后者快速关上了柜子的门。

门一关上,盛十九才发现这柜子里的空间这么逼仄,她忍不住瞪了陆修臣一眼,心里暗暗道,没事长这么高作甚?!

而陆修臣俨然一副想掐死她的眼神看着她,本来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出去,但是却被她弄的好像他才是偷的那个。

本来没什么的,但若是这会儿再从柜子里钻出去,陆氏集团总裁的脸面还往哪儿搁?

所以,只好忍。

不过,柜子里的空间的确是窄,窄得他跟盛十九的身体几乎都贴在了一起,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,她因为紧张而不断扇动的睫毛长而卷翘,甚是灵动。

盛十九用力地抿着嘴,澄澈清明的双眸转了转,随即想偷偷推开柜子的门想着有个缝隙透透气,不料陆修臣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腕。

盛十九不解地抬首看着他,不能言传,只得用眼神询问。

陆修臣看着她的眼神似是看白痴一般,大手禁锢着她的不放,生怕她去推开柜子的门惊动了外头的两人。

盛十九感受着他掌心的温暖,这才发现两人的姿势实在是太过于亲密,她急忙抽出手,在陆修臣的充斥着警告的眼神下,乖乖地不再去碰柜子的门。

这时,外头的两人正激情四射,似是早已按捺了多少年一般,全然顾不得其他地拥吻,像是要把对方蹂进自己的身体里。

男人粗重的气息,女人的娇吟传入柜子内,盛十九顿觉尴尬到脚趾能当即抠出一栋别墅来。

倒是陆修臣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淡然得很。

他似是感觉到盛十九的尴尬,低首定定地看着她不知是因为尴尬还是因为不透气而涨红的脸,双眸微眯了眯。

而这时,外头的女人忙中不忘正事,娇滴滴地说道,“你答应我的,可别忘了,我已经跟刘海闹掰了,到时候陆氏集团的传媒娱乐正式成立了,我必须是第一个签约的艺人,而且要拿到最好的资源。”

“你就放心吧,”男人的声音透着几丝压抑的痛苦,“陆修瑾已经把这事儿交给我负责,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“可是……陆修臣那儿……”女人干脆推开他坐正身子说道,“那一关可不好过,毕竟我过去那事儿圈内人都知道,虽然时过境迁,大家都没提了,但是陆氏集团肯定会细细查了背景底细的。”

“你这个小傻瓜,”男人接口道,“有我在,你怕什么?虽然陆修臣是总裁,但谁不知道陆氏集团真正的继承人是陆修瑾?而如今陆修瑾信任我,你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“那就好……”女人满意地笑了笑,随即勾住男人的脖子迎了上去。

柜子内,盛十九下意识地看向陆修臣,两扇的柜子门中间的缝隙透进来的光很暗,以至于她几乎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只见他的眉宇间染着一层冰霜,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让人背脊发凉。

按小说里的描写,陆修臣是个商业天才,靠着敏锐的商业判断,狠戾而果断干脆的手腕在商场上无往不利。

而陆修瑾亦然,只不过他亏在了年纪,当年陆成恩因为心脏做了手术而危及生命,陆氏集团群龙无首,急需有人坐镇时,陆修瑾还在上高中。

而陆修臣则因为极高的智商连跳多级,提前在M国拿到了双硕士学位回国,顺理成章地成了陆氏集团的总裁。

而在陆成恩的心里,陆氏集团的总裁之位是属意于陆修瑾的。

陆修瑾才是他跟宋俐云合法婚姻生的孩子。

而陆修臣,不过是当年他下乡时犯的错误而留下的果。

盛十九没看完小说,不知道陆氏集团最后的继承人到底是谁,但是按照剧情的套路,陆修瑾有着男主光环,所以她猜想一定是陆修瑾。

这么说来,其实陆修臣也是挺可悲的,这些年在陆氏集团所做的一切,不过都是给别人做嫁衣罢了。

想着,她抬眸看向陆修臣,后者似是感受到她的视线,在黑暗中迎视着她,深邃的眸底看不出任何的情绪。

这货怕不是要冲出去打人吧?

想着,她急忙用力地按住陆修臣的双手,用眼神警告他不许冲动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